你饶了我吧 作者:似水香凝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4-02-07
  •     难道她就是司徒浩泽的妹妹?

        两人不知在讨论着什么话题,有说有笑,这情景和那天在商场上的一样。

        原来是她误会他了……

        司徒浩泽像是有感应一般,他感觉有一道熟悉的目光正落在他身上,于是他四处看了看试着寻找那道目光,沐晓晨有些心虚把头低下,躲避他的搜寻。

        司徒芸菲看他像是在寻找着什么,于是问:“哥,你在找什么?“

        司徒浩泽把视线收回来,摇头说,“是我看错了。“

        “原来哥的火眼晶晶也会眼花呀,看来哥老了呀。“司徒芸菲笑笑说。

        “你这丫头,居然调侃你哥啊。“

        “电梯来了,我们走吧。“

        “嗯。“

        沐晓晨看着司徒浩泽的目光没再看过来,于是如释重负,长出了一口气,可就在下一刻,她耳边忽然响起一声呼喊,“晓晨,你在这里啊。“

        沐晓晨一愣,只见不远处炎烈正热情洋溢的招手走来,他很少穿黑色的西装,今天穿的黑色西装和昨天她送的花色领带搭配起来很合适。

        “我今天戴了你昨天送你的领带,好不好看?“炎烈笑眯眯的问。

        “啊?“沐晓晨一愣,没想到他还真戴着上班了,她随口点头说,“好看。“

        “我也这么觉得。“炎烈笑着说,整个人看起来容光焕发。

        “呵呵……“

        两人蹈话落入旁边等电梯的同事们耳朵里,很多人不由朝着这里看了一眼,炎特助和这个女人一定有奸情!

        沐晓晨察觉到周围众人异样的眼光,于是提醒炎烈,“炎特助,你该乘坐专属电梯。“

        “我今天想体验下挤普通电梯的滋味。“炎烈说。

        沐晓晨汗,只好任由着他。

        殊不知专属电梯门被关闭的那一刹,一双幽黑的眼睛里闪过一道危险的冷光。

        刚才在电梯外发生的事情,他看得一清二楚。

        很好!

        这个女人居然刷着他的金卡给别的男人买领带,真是太好了!

        昨天刚说和宁雨辰断绝了关系,然后又马上来勾搭别的男人!

        下了班后,沐晓晨去了一趟医院看望爸爸,然后打车回金桂苑。

        冰箱里还有一些食材,刚刚好够她一个人吃,天色也已经黑了,她干脆就不去超市买菜了。

        回到金桂苑,她上了电梯,直达43楼,打开房门,一阵烟味扑面而来。

        却忽然听到一声低沉的男音,那声音对于她来说犹如一道魔音。

        “舍得回来了?“

        屋子里没有开灯,她只能看到客厅里有一点红色的火心子,应该是他在抽烟。

        沐晓晨背脊一僵,双腿顿时像是注入了铅块,十分沉重。

        她手忙脚乱的走到玄关口处打开客厅里的等,换好鞋子怯怯地走进来,她不敢乱说话,看这个情形,似乎他心情不好。

        司徒浩泽掐灭了手中的香烟,良好的素质让驱使他把烟头扔进烟灰缸里,烟灰缸已经堆了一座小山。

        沐晓晨微垂着眼眸,看来他已经在屋子里等了好长一段时间了。

        “怎么不说话?“司徒浩泽声音听起来很柔和,可是这种柔和让沐晓晨嗅到危险的气息,感到毛骨悚然。

        “我下班后去了医院看我爸爸,然后就直接来这里了。“沐晓晨如实的说。

        “今天不去购物了?“司徒浩泽问。

        沐晓晨没往司徒浩泽引导的方向想,她说,“我不知道你今天晚上会来,所以没有去超市里买菜。“

        司徒浩泽哼哼,声音都然低沉,“我不是说买菜!“

        沐晓晨打了个机灵,“那你说什么?“

        “我给你的金卡最近有用吗?“司徒浩泽问。

        沐晓晨一愣,他怎么又问到这个上面去了,思维跌跃性也太大了,她完全跟不上。

        可转眼间,她马上想到了大前天的时候她买领带点的时候是耍的他的金卡,不会是他发现了什么吧?

        她突然想起来,那张金卡是用的他的名字注册的,肯定是跟他的手机账号或者邮箱账号绑定了,所以在使用金卡的时候,一定会有消息提醒。

        她真是笨!

        “我……“她开始支支吾吾的,她确实是用了,所以她坦白的说,“我回把我用的钱补给你的。“

        司徒浩泽眼中忽然冷光迸射,“你倒是很诚实,拿着我给你的卡给别的男人买了东西后,还敢在我面前承认。“

        沐晓晨脑子里嗡嗡作响,他都知道了?

        难道是炎烈告诉他的?

        不对不对,她忽然想起来前天晚上他在她面前提过好几次领带的事情,现在回想起来才恍然大悟,原来前天的时候他就发现了那根领带。

        那根领带本来的确是要送给他的,这其中的误会真是错综复杂,可是不可否认的是,那根领带最后还是送给炎烈,这让她瞬间百口莫辩。

        司徒浩泽见她张着唇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他嘴角不禁噙起冷笑,“沐晓晨你似乎总是忘记你自己现在是什么立场和身份,你是我的女人,我不允许我的女人对别的男人动任何心思,尤其那个男人还是我的表弟!“

        沐晓晨脸色毫无半点血色,颞颥着唇,嘴里只能挤出几个苍白无力的字眼,“我……我没有那个意思。“

        “看来是我最近对你太好了,所以你很健忘,忘记自己的身份。“司徒浩泽咬着牙说,一步步靠近她。

        沐晓晨怯怯地盯着他,小腿一步步地后退着,她摇着头,希望他不要过来。

        司徒浩泽的手忽然攫住她的腰,将她固定在他的势力范围内,逼迫着她贴近着她。

        “不给你一点惩罚,看来你是不会长记性。“

        沐晓晨脑子懵了,大声喊了一声,“不要。“

        她又颤着声音说,“我来月事了。“

        “来月事水更多,做起来更舒服。“司徒浩泽危险的眯着眸子,眼底全是邪恶。

        沐晓晨瞳孔睁大到极致,闪现着恐慌,她一把推开他,撒腿就想逃。

        可她的腿哪里比得上司徒浩泽的腿长呢,才刚跑两步就被他捉了回来。

        “是不是在你眼里,我就只会强迫你,只会做这个?“司徒浩泽低吼着问,抽动但阳可见他现在他体内酝酿的风暴有多猛烈。

        沐晓晨微垂着眼帘,她不敢看他的眼睛,浑身发抖着,哀声道:“请你不要……“

        “看来你是很怕我。“司徒浩泽看着她恐惧的表现,他冷笑。

        沐晓晨咬着唇,犹如待宰的羔羊,只能发出微弱的声音,“真的不可以……你饶了我吧……“

        “求我!“司徒浩泽冷冷的说。

        “你不是很倔强,很骄傲的么,你求我,我就放了你!“

        沐晓晨怔怔地看了他几秒,她身下忽然涌出一股热源,似乎实在提醒着她,她暗暗地收紧了拳头,眼神空洞了,嘴里发出卑微地祈求,“我……求你……“

        司徒浩泽下颔着,一言不发,粗糙地大掌在她细嫩地脸上抚摸着,他眼睛变得深邃起来,让人捉摸不透,最后他松开了她,决然而去。

        沐晓晨身子犹如断了线的风筝,倒在沙发上,她听到‘嘭‘的一声关门声,他走了,房间里还留着一室的烟味,她的心感觉被车子撵过了一般,闷闷的,难受的紧。

        一连几天,司徒浩泽都没再来过金桂苑的房子里,在公司沐晓晨和他没有交集,所以两人几天下来都没有见过面。

        沐晓晨每天下班后,就会经过超市,然后买好新鲜的菜回家,她把菜做好,三菜一汤,刚好够两个人的分量,天黑了,还不见他出现,她就开始动手吃晚餐。

        这样的日子过得很平淡,可是却让她心发慌。

        她很想解释领带的事,可是不知从何说起。

        就这样过了一个星期,迎来了百年校庆的日子……

        司徒浩泽中午正好和死党在吃午餐。

        少杰说,“明天就是百年校庆了,好歹你也是学校的一份子,你去不去凑热闹?“

        司徒浩泽不紧不慢的吃饭,不做回答。

        文帝戏谑道:“当年我们几个当中浩泽是最低调的,恐怕学校领导道现在都不记得有司徒浩泽这个人,不然一定回请浩泽去做演讲。“

        少杰说,“可不是吗。学校好像请了宁雨辰做特别嘉宾了吧,我可记得当年芸菲对他情有独钟,一直暗恋着他呢,一听到宁雨辰的声音就会尖叫,还追着人家后面喊着:学长给我一个签名。“

        司徒芸菲敲了给了少杰一个爆炒板栗,没好气道:“再胡说我打得你变果冻。崇拜和暗恋是两个概念,懂?“

        少杰故作害怕的求饶,“姑,我怕你了,我不说了。“

        司徒浩泽眸光暗了暗,宁雨辰是学校邀请地别嘉宾,那么她就一定会去了?

        他脑子里不由响起那天宴会结束后,宁雨辰给他发来一条警告性的短信:司徒总,晓晨不是你玩得起的女孩,她是我要娶的女人,请你别碰她!            。

        这篇小说不错 推荐   先看到这里加 收藏   看完了发表些 评论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免费白菜 免费彩金 彩金免费领 免费白菜网 免费彩金送 免费彩金网 免费给彩金 免费领彩金 免费送白菜 免费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