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2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8-07-12
  •     气氛肃杀,双方拿着枪互相指着对方,战斗一触即发。Δ』看Δ书』Δ阁Ww W. КanShUge.La

        我想,如果有人开枪,作为站在双方人马中间的两个头目,我和林斌谁都活不了。

        阿楠还在叫着要林斌朝着他开枪。

        我已经制止不了阿楠,甚至是我已经制止不了我的手下们。

        手下们实在看不下去林斌如此的嚣张了,他们就是死了也要干掉林斌了。

        好吧,既然走到了这一步,那我也无话可说了,我们的人已经不听我的了,我们的彻底被林斌激怒,恼火到了极点,就是拼个死也要弄死林斌了。

        那就一起死吧,林斌死了,贺兰婷,黑明珠,我们这个最大的敌人算是彻底干掉了。

        我和林斌一起死,虽然不值得,但想到现在这样子已经无法回头,那也没办法了。

        我大喊道:“开枪啊!有种你开枪!兄弟们,枪口对准林斌的狗头!”

        所有的兄弟的枪口,对准了林斌。

        同样,他们的人的枪口,也对准了我。

        我全身冒冷汗,说不怕是假的,打过战斗至少是不确定人家的子弹能打到自己。

        而现在是直接能确定这么多条枪的枪口对准了自己,肯定能打死我。

        林斌却笑了笑,然后把枪放回去了,接着,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早就听说张帆这人义薄云天,胆子又大,今天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啊!明珠集团有你在,别人不服都不行啊。我是和你们逗着玩的。”

        这家伙在干什么,扳机都要扣下去了,还逗着玩。

        是因为我们都不要命了,要开搞了,他自己反而怕了起来。

        所以才这样子的吧。

        刚才两帮人已经是箭在弦上,扳机都扣了一半了,他突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态度大转弯,搞得我们好像是多年未见的好兄弟一样,和和气气,高高兴兴。

        这家伙真是个十足的疯子。

        众人也被他搞得摸不着头脑,不过我心里清楚,他不想和我们火拼,他不想死。

        当然,我也不想死。

        他看我们要真的开干,他反而怂了,不,不应该说是怂了,而是他很聪明的后退一步,给大家台阶下,否则,我们全都一起死。

        他觉得这么死不值得。

        我更觉得不值得。

        大家都觉得这么个死法不值得,那就互相退步给对方台阶下了。

        我笑着说道:“我们也是开玩笑的,配合你林总玩玩而已。”

        林斌哈哈大笑,说道:“没想到你张帆也那么幽默啊,这性格我喜欢。哈哈。大家放下枪,放下枪,我跟老朋友闹着玩,都干嘛呢。”

        他让他的人放下枪:“都收起来,干嘛呢,光天化日的,让人看见怎么行。和老朋友闹着呢,不要认真,不要那么严肃嘛。”

        他们的人狐疑了一下,收起了枪。

        我朝着我们的人摆摆手,让他们也收起枪。

        我们的人收起枪。

        林斌对我说道:“我呢,还有点事,先走了啊老朋友,下次有空请你吃饭,我们喝几杯好好聊聊。走了啊。”

        他一边微笑一边摆手离去。

        他准备走到他们的人群中,还对我说了一句最后的话:“这块地,挺不错的。”

        走到他们人中,他们的人迅速的拦着了他的身后,用身体做掩体,一边后退一边看着我们。

        生怕我们突然拿出枪射他们。

        在走了二十多米远,他们殿后的那几个盯着我们的人,也跟着离开了,那帮小混混在酒糟鼻的带领下,也迅速的离开了。

        我终于松了一口气,过去拍了拍阿楠的肩膀。

        阿楠说道:“他怕死了,还以为他真的敢开枪。”

        我说道:“他敢开枪,你就不在这里了。”

        阿楠说道:“我不怕死。”

        我说道:“但是不值得,我们全部都一起死。”

        阿楠说道:“他太嚣张了!”

        我说道:“那也不至于把我们的人的命都搭进去。”

        阿楠顿了顿,道歉:“对不起。”

        我说道:“没事了。以后不要那么冲动。不过如果刚才不是你那么硬,他更加嚣张。”

        阿楠说道:“他看到我们有人来增援了。”

        我奇怪了:“哪儿?”

        阿楠指了指侧边的那栋酒店门后:“那里不是我们的人?刚才躲在那里的,有人拿着狙击枪。”

        我看过去,那些人在林斌他们走了之后,出来了几个人。

        这是柳智慧的手下们。

        看来,林斌之所以离开的原因,一个是不想和我们火拼而死,另外一个原因是因为柳智慧的人拿着狙击枪对着他,他发现了,而且还有好些个柳智慧的手下在远处埋伏,一旦发生枪战,他们首先干掉林斌的人。

        但柳智慧的手下也不敢贸然过来,更不敢贸然开枪,他们也不想我们火拼起来,万一打起来了,我的小命堪忧。

        看着他们离开了之后,我回去楼上,找了柳智慧。

        我盯着柳智慧看。

        柳智慧还在窗口那里,看着工业园,半晌,她徐徐转头过来,看着我。

        我问道:“为什么四联帮的来了这里?”

        柳智慧坐下,一言不发。

        我说道:“这块地,你是怎么弄来的,你为了拿到这块地,得罪了林斌了吧!”

        柳智慧说道:“是。他却不知道是我做的。”

        我说道:“他不知道是你做的,那他以为谁做的?我现在出了头了,他以为是我们明珠集团干的?”

        柳智慧说道:“是的。”

        我问道:“你刚才跟我说你朋友给了你这块地来做,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她说道:“假。”

        我点了点头,说道:“呵呵,柳智慧哈柳智慧,我对你可是坦诚相待,你呢?就这么点事,你都要瞒着我?”

        柳智慧说道:“有些事情,你知道了对你也没好处!”

        我说道:“那是我!对别人无所谓。那好,你这么说,我也能理解你,但是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四联集团的头儿会来这里吗?你知道四联集团是什么集团吗?黑集团。毒品,赌博,枪支弹药,几乎所有的为了利益犯罪的事,他们都在干!”

        柳智慧说道:“知道,我一开始就知道。”

        我说道:“那你知道你要了这块地,会和他们闹上吗。”

        柳智慧说道:“知道。”

        我问道:“那你还要了这块地?你真不怕死。”

        柳智慧说道:“你以为我会怕他们?”

        我说道:“呵呵,柳智慧,我知道你现在有点实力,可是就凭你这酒店里这十几个保镖?能和人家杠?你也太天真了吧。”

        柳智慧问我:“你又哪只眼只看到我只有这么一点人。”

        我问:“我只相信我眼睛看到,那你还有哪里有人。”

        柳智慧过去倒了那杯已经凉了的茶,又重新倒了一杯,喝了一口,说道:“这块地,是四联集团林斌和他的另外一个合作的商人拿的。那个商人,被我弄瘫痪了。”

        我问:“什么?”

        柳智慧终于告诉了我,在跟踪她仇家的过程中,她发现有个地产商人,和她仇家这段时间经常有来往,她无法接近仇家,就设法接近了这个地产商,利用她的本事能力,从这个地产商手中拿到了不少所谓说的投资的钱,而且还拿到了这块地,同时,设了局把那地产商整到自己喝醉跳楼瘫痪了,而这块地,是那地产商和林斌一起要拿的地,他们之间的合作关系很复杂,想来林斌也是想要假装和这个有关系的地产商合作,让地产商出面拿地,后面想自己吞了这块地,没想到杀出了个柳智慧,弄走了这块地。

        不过林斌也不知道是柳智慧拿的地,因为柳智慧让木偶出马,注册了个公司,拿了这块地的。

        这块地,很值钱,这么一大片,已经快要拿到手的林斌怎么能那么轻易放走到嘴的熟鸭子,于是找人过来每天闹,就是想要炸出抢走那地产商手上这块地的幕后到底是谁,同时也要想着把这块地抢回去。

        就这么样,柳智慧和四联集团,这梁子也结下了。

        不过还好,四联和我们也是敌人,柳智慧这么干,我倒是要拍手称快。

        就是不知道以柳智慧的实力,能顶得住人家四联集团的攻击吗。

        我问柳智慧到底和那地产商什么关系。

        这点我最在乎。

        柳智慧问我:“你是怕我跟了人家啊?然后施展媚术,让他心甘情愿把钱给我,把这块地给我吗。”

        我盯着柳智慧,的确,我就是想问这个,她是不是用自己的身体搭上去了。

        柳智慧说道:“在我跟踪调查他的时候,我发现他三年前为了利益,灌醉了一手带大自己并且将公司股份给他百分之四十的亲哥哥后推入湖中淹死,还让人造出了自己亲哥哥酒后溺死的假象瞒天过海,当他老婆发现这件事后,他又将他怀孕了九个月的老婆推下楼,一尸两命,又让人造出他老婆失脚摔死的假象骗过警察。你说他该不该死?他和我的仇家互相勾结,我本来想要利用他对付仇家,发现他也没法利用,那我就用那些事要挟他,要他给我钱,要他给我地。他想找人杀我,只可惜,他自己和他的人,都没有那个能力。他的手下被我收买,设局把他弄跳楼,我在替天行道。”

        我说道:“好个替天行道,也许你这么做,是对的,但是法律不允许你这么干。知道吧。”

        柳智慧说道:“法律不允许?钱和地,他自愿给我的,他跳楼,是他自己精神恍惚跳下去。你去找警察来抓我?用法律来审判我?”

        我知道,以柳智慧的办事水平,一定做得滴水不漏,可以说,无论警察怎么查她,她身上绝对没有任何犯罪的事,也找不到她犯罪的证据,肯定是她以那地产商人的两件人命案来要挟地产商要钱要地,但她柳智慧能做得让人家自己‘自愿’给她的样子出来,那地产商跳楼,她柳智慧一样能造出人家自己跳下去的样子出来。

        这就是可怕的能利用心理学杀人的柳智慧。

        天生就有天赋,有知识,有能力,有手段,有心计,果然是可以为所欲为。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