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8优德娱乐下载-> 都市言情-> 《香爱》-> 第二百五十二章 心痛到无法呼吸
第二百五十二章 心痛到无法呼吸 作者:飘荡墨尔本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8-08-11
  •     醋谭刚刚走的时候,尤孟想说可以自己穿睡衣。

        帅尤尤的生活自理能力,确实也再前几天恢复到了可以自己穿衣服的程度。

        但是今天,原本应该已经穿在尤孟想的衣服上的睡衣,还在被子上面“躺着”,根本就没有“奔向”自己主人的身躯。

        醋谭走到尤孟想的床边,用左手揭开了一点被角,没有把被子整个拉开,只是右手伸进去,摸了一下尤孟想背部的床单。

        醋谭手摸到床单,床单和之前的那件睡衣一样,已经是湿的了。

        “你等我一下,手尽量不要抓这么紧,你的右手有伤,也不能用右手抓着左手。等一下我的手给你抓,你坚持一下,我一分钟,最多一分钟就能回来。”醋谭一边说,一遍飞奔着离开了主卧去开自己的行李箱。

        醋谭觉得自己实在是笨得可以。

        恨不得24小时把自己绑在身边的人,连着两次说让自己去隔壁睡觉,她居然就没有觉得有异常。

        她要是反应不过来的话,帅尤尤今天晚上就打算这么在床上躺着?

        这是要疼多久?雨下多久就会疼多久吗?

        即便不疼了,他也没有可能自己换床单。

        醋谭意识到尤孟想是因为左手疼得没有办法忍受,才故意把自己骗出去的第一反应,是有点想要说他两句。

        但伸手摸到整个背部都湿掉的床单,醋谭除了心疼之外,就不再有其他的感觉。

        刚刚从洗漱室出来,整件睡衣就已经湿了的情况下,尤孟想还若无其事地和自己聊了那么久,这得需要多大的忍耐力?

        醋谭知道尤孟想是怕她担心,可是,有事情自己一个人扛,还要她这个女朋友干什么。

        别的职业的也就算了,她好歹也是一个医生,怎么都能有点帮助的。

        经常性的剧烈疼痛,是一件会让人产生绝望情绪的事情。

        特别是在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开始,又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结束的前提之下。

        这也是为什么会有很多人,明明知道强效的镇痛药是会让人上瘾的,还是没有办法不吃,而且越吃越多。

        之前教授在

        但是针灸和艾灸,醋谭都不怎么会,只能借助高科技的医疗手段。

        醋谭在大一,刚刚到苏黎世大学的医学院的时候,就曾经参与了一个研究课题,课题组发表的研究结果,验证了高科技和中西医结合的新型理疗手段。

        大一的学生正常来说,是不能参与这样的课题的,可醋谭是苏黎世大学医学院的第一个中国籍学生,医学院的教授在找研究助理的时候,很自然而然地就因为中西医结合就想到了醋谭。

        醋谭刚进入苏黎世大学医学院的时候,因为特殊的国籍问题,还引起了小小的关注,有正面的,有负面的。

        也有教授因为自己想要招的学生没有拿到名额,对醋谭提出了质疑。

        再后来,谭女士给免疫医学的教授写了好几封信,醋谭的“教学渊源”背景在教授圈曝光,再加上醋谭自己“拼命三娘”的学习劲头,才让所有的负面影响慢慢消失。

        醋谭当时学校参与的研究课题,是基于tournaline宝石理疗功能的研究。

        tourmaline音译的话是托玛琳,宝石级别的托玛琳在珠宝领域叫碧玺。

        托玛琳并不是很昂贵的宝石。

        虽然也具有装饰功能,却不像那些可以被碾碎了用来画唐卡的宝石那么鲜艳。

        这种宝石最开始被人注意,自然是出于观赏的效果,但是醋谭参与的研究课题,看中的是托玛琳宝石的物理特性。

        托玛琳宝石可以不间断地释放人体所需的4-14微米的远红外线,从而引起人体细胞强烈共振生成热量。

        这种宝石因为具有压电效应,还有一个更接地气的名字,叫电气石。

        托玛琳宝石可以产生微电流,像针灸仪一样,将热量导入到皮下 4毫米的骨骼处。

        醋谭在当时的实验室里面,除了做研究之外,还要负责打下手,是把宝石碾碎,看看是不是会影响远红外线效果之类的。

        醋谭因为实验室用的托玛琳都是宝石级别的,测试完物理特性就这么丢掉有点可惜,把粉末和医用绷带结合在一起,做了一条添加了托玛琳宝石层的理疗带。

        和针灸仪相比,醋谭做的这条理疗带要简单和高效得多,而且还不需要操作的技巧。

        只需要用矿泉喷雾稍微将理疗带喷得潮湿一点,就能够自动变成一个贴身的小暖炉,兼具针灸和磁疗的功能。

        波段发射率0.92的理疗带的远红外线,能够渗透到身体深层部位,让新陈代谢的过程变得顺畅、并且促进血液循环。

        醋谭做手工的能力不太好,所以当时写自己的研究报告的时候,这条偶然得到的,用来测试自己的理念理疗带,做得样子有要多寒碜有多寒碜。

        坑坑洼洼不说,用的布料也不好,因为塞在箱子里面,还弄得皱不拉几的。

        醋谭不好意思拿一块“破布”出来当礼物送给尤孟想。

        醋谭原本是以为尤孟想,会去苏黎世大学医院做完手术之后,才回伦敦。

        就想着等尤孟想手术她没事的时候再去想办法,在保留理疗带灸热功能的前提之下,做一个在外观和制作说平上的改头换面,就拿个自家的亲亲宝贝帅尤尤试用一下。

        醋谭知道伦敦经常下雨的天气,对尤孟想的左手会有很大的影响,但她没想到,这么快就回亲眼目睹,尤孟想嘴里轻描淡写的“生不如死”这四个字。

        听到的时候,醋谭就已经有些揪心了。

        现在看到全身湿透,蜷缩在床上的尤孟想,醋谭有一种喘不上气来的感觉。

        这是醋谭第一次看到尤孟想左手粉碎性骨折的后遗症。

        这个时候,醋谭只想尽一切的努力,减轻尤孟想的痛苦,根本就没有心思去管理疗带的外观是不是难登大雅之堂。

        尤孟想不肯是止疼药,就说明,他之前肯定有过强效止疼药药物上瘾并且戒断的过程。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