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8优德娱乐下载-> 都市言情-> 《报告教官,回家煮饭》-> 第六百六十四章 等着这一枪
第六百六十四章 等着这一枪 作者:MO忘了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8-06-13
  •     常笙画仿佛没有注意到莫助理的急切,对他一颔首,问道:“莫爷还好吗?”

        莫助理的脸色又难看了几分,“……我也不好说,常小姐和宁先生先进去看看吧,莫爷吩咐过了,说你们来了就直接进去。Ω Δ看书 阁WwW.ΩkanΩshuge.la”

        宁韶明每次来莫爷这边都是不吭声只装酷的,闻言也没说什么。

        常笙画则是很爽快地道:“可以,那我的朋友……”

        莫助理看向马严和安秋,立刻道:“两位可以在客厅稍坐片刻……”

        常笙画没意见,马严和安秋自然就没有意见了,真要有什么事情需要他们做,常笙画肯定也会做出暗示的。

        进门之后,莫助理便立刻带着常笙画和宁韶明上楼去了。

        这栋别墅的防卫力量外紧内松,外头很多人守着,屋子里倒是看不见什么人。

        在上楼的过程中,常笙画状似不经意般道:“这次闹得这么大,莫助理你没有被莫爷怪罪吧?”

        莫助理的脸色僵了一下,“莫爷身体不好,暂时没跟我计较……”

        常笙画笑了笑,“莫助理你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莫爷想必不会迁怒到你身上。”

        莫助理沉默了两秒钟,然后突然停下脚步,咬牙低声道:“常小姐,我求你救我一命!”

        常笙画顿住,探究性地看着他,“哦?”

        宁韶明跟在常笙画后头停下,并不插嘴,只是心里多少有点吐槽——女魔头明明是个反派*oss的人设,天天想着算计这个算计那个,怎么还老有人要她帮忙,不是拯救世界就是救死扶伤呢?

        好吧,他就是不喜欢这些人占用常笙画的时间……

        莫助理当然不知道宁韶明在想什么,他只是紧紧盯着常笙画,“我知道莫爷现在只是没空跟我算账,可是等到她有空了……我恐怕就没命了。”

        他说得凄苦,但常笙画只是问:“你做了什么?”

        莫助理有点难以启齿,但他似乎也知道常笙画的脾气,艰难地主动交代道:“枪是我故意给梁爷的……”

        常笙画不怎么意外,只是问:“就因为在你小时候资助过你的孤儿院?”

        莫助理面露苦笑,“他的资助让整个孤儿院的孤儿活过了那个冬天,这不仅仅是一笔资助,更是一笔救命钱。”

        常笙画客观地道:“但救不了你现在的这条命,不是吗?”

        莫助理沉默了一会儿,“那我只能认命了。”

        宁韶明有点意外地看了莫助理一眼。

        之前莫助理对常笙画求助,他还以为对方是后悔帮梁平宇了呢。

        常笙画打量了莫助理两眼,忽然就意识到什么,“你以为他想自杀?”

        莫爷对莫助理也是有恩的,他既然连小时候的一笔资助都还惦记着,说明他是个重情义懂感恩的人,那么莫助理不太可能帮梁平宇杀了莫爷,顶多只会帮他逃跑而已。

        不莫助理肯定没能力帮梁平宇逃跑,只能给他一把枪,让梁平宇解脱……

        果不其然,莫助理自嘲着道:“我只是觉得梁爷……活得很痛苦。”

        他觉得梁平宇想寻死,不想这么受人控制地活下去,所以莫助理在意外撞见神志清醒、从房间里逃出来的梁平宇时,鬼使神差地故意让他拿走了自己身上的枪,只是没想到,梁平宇竟是打算拉着莫爷一起死……

        常笙画不带情绪地评价道:“现在他们都没死,就轮到你痛苦了。”

        莫助理无言以对。

        宁韶明用胳膊肘捅了捅常笙画,示意她别说风凉话,万一把人惹急了怎么办?狗急了跳墙,兔子急了也咬人呢!

        被宁韶明一催促,常笙画这才慢吞吞地道:“你也知道梁爷在莫爷心里的份量,你觉得我有能耐保你吗?”

        “如你所说,梁爷对莫爷来说很重要,而你让梁爷清醒了,”莫助理轻声道,“除了你,我想不到还能有谁救得了我。”

        常笙画觉得他这个举动挺有意思的,“你把枪给梁爷的时候,我以为你已经做好准备了。”

        如果梁平宇真的自杀了,莫助理的结果也不会比现在好多少。

        莫助理想了想,“心理准备是做好了,但能活下来的话,还是争取一下吧。”

        这下宁韶明都有点对莫助理另眼相看了。

        应该说不愧是莫爷身边的心腹么?这气度和心理素质都是杠杠的……

        常笙画也多看了莫助理两眼,不过她这么能说服的话就不会被叫做大魔王了,所以常笙画只是道:“我见过莫爷再说吧。”

        莫助理似乎也有心理准备,闻言也不着急,反而整个人都松了下来,“嗯,我先谢过常小姐了。”

        之后莫助理就没有再拖延,直接把常笙画和宁韶明带到了莫爷所在的房间里。

        他们一进屋,就闻到了浓重的药味和血腥味,莫爷脸色苍白地靠在床头,有两个医生在旁边给她肩膀靠下位置上的伤口换药,那里一片血肉模糊,近距离的射击让她的肩胛骨都碎了,看来中枪重伤的消息并不假。

        看到常笙画和宁韶明,莫爷也不惊讶,对他们点头视作招呼。

        宁韶明出于礼貌,打了声招呼之后,他就站在门口背对着里面不说话了。

        常笙画则是直接走了过去,低头去看莫爷的伤口,道:“差一点就正中心脏,你躲得快还是他没力气?不过他是真的想杀了你。”

        她这话说得实在太直接了,宁韶明听得胆战心惊的。

        莫爷却不恼怒,甚至很平静地道:“如果他说他不想杀我,那才是骗人的。”

        梁平宇这一枪,她已经等了很多年了,她有时候也会觉得自己再也等不到了。

        而且……就算梁平宇不杀她,等到她死的时候,梁平宇也必须跟着她一起死。

        无非是谁杀了谁罢了,她对此毫无意外。

        常笙画在床边坐下来,目光注视着莫爷,“金明锐和梁先生联系上了,莫爷之前没有察觉?”

        莫爷沉默了一会儿,才道:“他最近时不时会清醒一下。”

        言下之意就是她被梁平宇的状态骗了,冲昏了头,并没有意识到金先生已经偷偷在背后联系上了梁平宇。

        宁韶明心想——这位大佬还把“色令智昏”四个字说得挺坦然的……

        常笙画没细问什么,只是道:“梁先生呢?他还好吗?”

        莫爷神色疲倦地道:“他在隔壁,你去看看他吧。”

        常笙画点头,“行,我和他聊一聊。”

        然后常笙画就往外走了,宁韶明见她几句话的功夫就跟莫爷聊完了,便立刻跟上她的脚步。

        莫助理看了莫爷一眼,见她已经闭上了眼睛,便领着常笙画和宁韶明去隔壁了,但他表示最好是常笙画单独进去。

        宁韶明也不介意,只是示意常笙画注意安全,便站在门口没动了。

        常笙画推门而入,便看到梁平宇孤零零地坐在房间的地毯上。

        这个房间看起来很奇怪,除了地上柔软的榻榻米之外,所有墙壁都贴上了泡沫,地上铺满了地毯,没有一件别的家具,连以前在帝都那栋别墅玻璃房里能见到的玩具都没有了,也不知道是在害怕梁平宇伤了人还是伤及自己。

        常笙画干脆脱了鞋走进去,在梁平宇对面盘腿坐下。

        梁平宇原本还是呆呆愣愣双眼失焦的,约莫过了五分钟之后,他的眼睛开始聚焦,视线落在了常笙画身上。

        “你好。”梁平宇对常笙画开了口,声音嘶哑,充满了嗓子太久没用而产生的滞顿感。

        常笙画端详着梁平宇的神态动作,“我很好奇,你的清醒跟我的治疗有关吗?”

        她之前一直以为她的治疗方案并没有实质性的进展,只是梳理了一下梁平宇的精神状态,让他不会时不时发疯伤人自残而已。

        梁平宇垂下眼帘,“你短暂地让我清醒过。”

        常笙画了然,“你果然是因为莫爷才不愿意清醒的。”

        但是常笙画利用莫爷逼他短暂恢复过神智,或者说那是一次实验性的治疗,却让梁平宇从他为自己编造的世界里走了出来。

        曾经他利用那个世界来逃避,等他走出来了,他就不愿意再回去了。

        从某方面来说,这也算是常笙画戳中了治疗他的那个点,至于梁平宇清醒之后想杀了莫爷再自杀,这个是现实因素,跟常笙画有没有治好他是两回事。

        这种事情很常见,有些人疯了才能浑浑噩噩地活着,醒过来了,面对这个残酷的现世,他就活不下去了。

        梁平宇苍白的脸上都是对人世的厌倦,“她留不住我的。”

        一个人想要寻死,总有一百种办法可以死。

        常笙画没有劝解他,只是问道:“金明锐呢?你没有想过让他带你走,重新过别的生活?”

        梁平宇毫无波动地扯了一下嘴角,“我还能过什么样的生活?”

        常笙画道;“你信不过金明锐。”

        梁平宇闭了闭眼,“他不过是另一个莫薇汶。”

        常笙画点头,“原来你从来没有对莫爷有过别的感情,但是她偏偏那么喜欢你……”

        梁平宇自嘲道:“她只是喜欢我不喜欢她。”

        说得这么绕口,翻译过来无非是——得不到的就是最好的。

        常笙画思索道:“你不信任她,为什么她还会一直跟着你?”

        如果是常笙画,她不会把任何威胁自己的人和物留在身边那么久,而梁平宇心性仁慈,却也不是个没能耐的糊涂蛋。

        常笙画表现得就像是来好奇和八卦的,梁平宇也没介意,摇头道:“我也有她的把柄……我只是以为我拿捏得住她。”

        梁平宇的父亲掌控灰色势力的时候,这些把柄足以威胁当时地位不稳的莫薇汶,等到梁平宇接下了父亲的担子,他就是灰色世界的王,比现在的莫爷更为显赫,他不爱争抢却也自信满满,相信自己压制得住这头白眼狼。

        只可惜,他高估了自己的能力,低估了莫爷的心狠手辣。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免费白菜 免费彩金 彩金免费领 免费白菜网 免费彩金送 免费彩金网 免费给彩金 免费领彩金 免费送白菜 免费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