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六五章 作死 作者:寂寞宇宙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8-08-13
  •     李俊是个聪明人。Δ』

        能够审时度势,冷静分析,不迷信,不盲从。因此在另一时空里梁山走向衰落之时,他准确地预判了出来,并且及时脱离了宋江集团,又逃出了赵宋朝廷的掌控和算计,率领几名马仔到了暹罗国打出了天下。

        暹罗国也就是后世的泰国,李俊的成就是泰国国王,可见其不仅谙熟武略,更是擅长文韬。

        在李俊的眼里,不论是曾经一呼百应的晁盖,还是人缘极好的宋江,又或者是眼下威慑群雄最终上位的白胜,他都不会像李逵那样宁愿替老大去死。

        只要你白胜有前途,我就跟着你混个锦衣玉食,但若是你白胜作死,那么对不起,我李俊可不能陪着你一起死。

        他觉得白胜现在就是在作死。

        他之所以没经过白胜的允许,就从白胜安排的隐蔽房间里跑出来劝解卢俊义,是认为卢俊义本是梁山一伙的。一伙人不该内讧。

        关于这一点,在白胜和宋江吴用等人诵读天书的时候已经提起了,人家卢俊义是正经八百的天罡星,在三十六天罡里面,只有卢俊义重复了这个“罡”字。

        他觉得在此时的卢家庄里,若是白胜能够和卢俊义联合起来,更因为有卢俊义的师父周侗在场,那么己方的力量就变得非常强悍,毕竟自己和张横张顺兄弟以及阮氏三雄也是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量,尤其是在水下。

        只有力量强大了,夺取水下宝物才会有更多的把握。此时他已经知道白胜赶赴陷空岛是为了夺宝而来,这事儿虽然白胜没告诉他,但是满江船只和岛上的人们在说话时不可避免地提到了这一真实情况。

        在白胜出手加入战斗的最初,他本来想把武松也劝解开的,因为武松更是梁山兄弟一家人。只不过武松冲得太猛,导致瞬间断臂昏死,他实在是来不及劝解。

        但是现在形势已经不同了,他发现他的劝说在卢俊义面前颇为无力,人家根本不理他混江龙这一茬。而且白胜还在作死,所以他的心瞬时凉了。

        人家说你强抢他人妻女,你认得这么爽快干嘛啊?而且还放言让他们一起上,这不是作死是什么?

        就算是天下第一高手周侗,在这个场合下也不敢这么说,只要他说了,他就必死无疑,因为你即便是天下第一也打不过这许多与你相差不多的对手!周侗都不敢说的话,你白胜却朗朗说出来,不就是作死么?

        这下倒好,在场的各路人马都要先弄死你白胜,我可不能替你去死,就算我替你死了,也就是给你垫个背而已,根本无法挽回你这条命。

        如同李俊一样,方百花也对白胜颇为失望,这白胜今天是怎么了?疯了么?从前没见他这么笨过啊,怎么可以同时挑起这么多的仇恨?这不是作死么?

        方百花的武功在这里排不上号,但是不等于她没有眼光,眼下岛上庄中高手云集,任是谁也不敢在这些高手的面前全面树敌。

        她不了解别人,还不了解自己的亲哥哥方腊么?就连方腊都没有直接跟这些人敌对的意思,而只挑了一个周侗在水下邀斗,这说明什么?这说明就是方腊都没把握聚歼这些武林高手!

        反过来说,若是他有这个把握,他又怎会任由其他八名高手跟他一起下水破阵?早就动手杀人了!直接杀了这些不请自来的竞争者,明教教内挑不出八个内功高手么?

        可是这个白胜,面对这些就连方腊都不敢公开敌对的各路高手,他就敢放言挑战!这不是疯了是什么?她本来还想劝劝哥哥不要坐山观虎斗,把白胜拉到明教这一边来一起对付周侗的,但是现在……这话不用说了。

        目前的情况是谁沾着白胜谁倒霉,谁跟他站在一起就是与天下武林作对,谁还敢替他说话?

        只是凡是皆有例外,还真就有人不信这个邪。

        “你们要杀白胜就先把我杀了吧!”

        声音来自于庄内的某间房屋,是个女声,方百花听了就不禁叹了口气,看来白胜终究是把她给上了,若非如此,她怎会甘愿以身殉情?

        方百花心里想的“她”是庞秋霞。

        庞秋霞从房间里奔了出来,身后还跟着两个男孩子,一个十五六岁,正是黄鲲鹏,另一个年纪跟岳飞差不多,乃是冯阿三的儿子冯景儒。

        此前庞秋霞奉方腊之命,负责照料黄鲲鹏和冯景儒两个技术人员的饮食起居并加以保护。说白了也是一种软禁和监视。因此下水破阵以及打架都没参加,这时眼见白胜就要遭殃,想起白胜曾经对她的好,就再也忍不住跑了出来,要为白胜挡上一挡。

        即使直到今天她爱的也是白钦而不是白胜,但是不等于她可以坐视白胜被杀。既然不能选择以身相许这个方式来报答白胜,那就替他死了,也算是偿还了从前欠下的恩情。

        黄鲲鹏也在高喊:“不要杀白大哥,他是我恩人,你们要杀他就先杀了我吧!”

        冯景儒与黄鲲鹏心意相通,“你们要杀就杀了我,不许欺负白大哥!”

        当初在终南山脚下,若是没有白胜出现,就算吕洞宾能够护得住王重阳****,恐怕也来不及保他黄冯两对****的周全。更何况白胜曾经在建康城外救了黄裳一家,且是黄裳指定的托孤之人。

        所以黄鲲鹏必须站出来,他知道以他的武功根本拦不住这些强者,但是他觉得若是就这么看着白胜死了,就再也没有颜面活在世上,更没有脸去见不知生死且不知去向的父亲。所以他宁愿陪着白胜一起死,以全忠义。

        方腊就气得不行,心说我这个老丈人都没说话呢,你庞秋霞先站过去了算是怎么回事?难道你要叛教不成?当即怒道:“庞秋霞,你给我站住!不许过去!”

        庞秋霞置若罔闻,继续冲向白胜。

        白胜很是感动,意外的感动,感动至极。

        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他不是在作死,因为他已经有了对付这些人的办法,所以他才敢叫嚣全场,但是他没料到竟然会有这样三个人站出来陪他一起死。

        在这个世上,敢跟他并肩站在一起面对的死亡的人没有几个,但若果此时站在他身边的是狄烈或者是众多妻妾里的某一个,他即便同样感动,也不会有太大的意外。

        但是这三个人就太出乎意外了,黄鲲鹏和冯景儒两个小兄弟还可以勉强理解,你庞秋霞这是为了啥?难道你不爱白钦爱我白胜了?这都哪跟哪啊?

        想不通归想不通,但是此时也不是想这些事的时候,他能做的只是把手一挥,使出擒龙控鹤将庞秋霞三人的身躯挡在两丈之外,“秋霞,鲲鹏,景儒,你们不必为我担心,能杀我白胜的人还没生出来呢!”

        说到此处又转向李俊道:“带着他们原路返回梁山,等我消息。”

        种种迹象表明,林灵素找到的九个阵眼不可能是假的,即便自己去找,也不会比林灵素找到的更准。这一点他在床下偷听林李二人的私房话时已经可以确定。

        既然如此,李俊张横等人在这里就没有什么作用了,九大高手都无法摧毁的阵眼,你让李俊他们六个去摧毁,有可能成功么?没有!

        李俊如获大赦,点了点头就退了下去,临走的时候在想:我还等你什么消息?等死讯么?这梁山终究还是人家晁盖和宋江的了。

        即便白胜放言杀他的人还没有生出来,他也是不信的,你白胜又不是神仙,如果你是神仙,此刻早把这些人都收拾了,还会等到他们下水破阵之后才敌对么?

        李俊走了,庞秋霞等三人也被迫停下了脚步,白胜这才扫视了全场高手一眼,道:“你们记住,凡是今天敢上来跟我动手的,就都是我的死敌!来吧,你们是一起上还是怎么着?别墨迹!”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