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8优德娱乐下载-> 都市言情-> 《紫卿》-> 第四百九十一章 僵局
第四百九十一章 僵局 作者:枕冰娘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8-08-10
  •     首先是赦免辛夷,因为顶了王李两家名头,没谁敢非议,封赏辛夷和白莳,只是虚职的外命妇,眼红的吵嚷了阵也消停了下来,关键是最后一道赐婚圣旨,让棋局各方暗流大作,天下隐隐不安。看ΔΔ书阁WwんW.『kan→shu→ge.la

        弹劾的折子成堆往李赫案头送,各怀鬼胎的进谏打着小算盘,民间说书人的板子,将辛夷和白莳两个名字,拍得啪啪响,街头巷尾都在议论这两桩姻缘,同日完婚。

        一时间,风云耸动,福祸难辨。

        但是,孺人和侧室,终归都是妾,并没有触动棋局利益的根基,所以吵吵嚷嚷了几日后,风头也慢慢平息。

        棋局中无数双眼睛歇了把嘴舌,齐刷刷地盯紧了两道赐婚圣旨,一出关送金翅楼晋王,一南下送蜀地江离,成了全天下的关注点。

        听人说,其中之一的黄绫圣旨,随着斥候的马蹄进入金翅楼,俗称千年老铁树的李景霆,唇角竟连着上翘了数日。

        而另外一道黄绫圣旨,随着斥候的马蹄南下,正好在道上碰见了江离,可万没见到那般好脸色了。

        于是,当那斥候瞧着眼前的江离,冷汗蹭蹭直冒:“棋公子……接旨罢……”

        官道郊外的一爿林子里,因为刚出蜀地,还能听见鹧鸪幽长的鸣啼,触目所及已是秦岭苍郁的松柏,满地松针被日光鎏了层金。

        江离背对着斥候,正把骏马拴在松树干上,满面风尘疲惫,显示着他连赶了几天路,日夜都在马背上数着过。

        只恨不能快点,再快点,到达关中。

        斥候见江离没理他,冷汗冒得更凶了:“棋公子……这可是天大的恩赐,隆恩浩荡哩……公子如今不再是平民,而是官老爷,棋博士兼翰林大学士哩……江公子,哦不,江大人,恭喜……”

        江离依然没回头,拴好马绳后,拍着马儿的鬃毛:“你再说遍?”

        斥候干干地咽了口唾沫。他总觉得,赶紧宣完旨,离开此地,才是上上策。

        他也说不出哪里不对。眼前男子容颜如月,话也是寻常话,似乎没什么异样。

        然而一股危险的气息,却让他直觉觉得,伺机而动,虎视眈眈。

        “本公子,让你再说遍。”见斥候长久没应,江离缓缓回过头来,沉夜般的眸子霎时锁定了前者。

        斥候忽的腿脚发软。

        那股危险的直觉愈发浓厚,如同霎时,被厉鬼的獠牙锁定了。

        “奴才说……皇上封了您为棋博士,翰林大学士……公子,哦不,江大人,恭喜……”斥候哆哆嗦嗦。

        “不是这句。”江离盯着斥候,目氲血意,“圣旨的后半句。”

        斥候缩了缩脖子,麻利应道:“赐婚!是赐婚!皇上为大人封官后,赐大人同昌郡君为妾,同时,封怀安郡君为晋王孺人,双喜临门,同日完婚。”

        江离忽的一笑:“后半句,你再说遍?”

        斥候几乎要哭出来了,瑟缩道:“封怀安郡君……为,为晋王孺人……孺人……双喜临门,同日完婚……”

        江离再次一笑,诡异妖惑:“你,再说遍?”

        男子的语调愈慢,嗓音是轻柔的,每个字却如凝了层霜,刹那就冻得人骨头发酸。

        斥候直觉心肝再承受不住了。

        他干脆一把将圣旨扔在地上,哭喊了句“不干了!要命的活不干了!”,就屁滚尿流地上马,逃也似地离去。

        转眼间,原地就剩下了江离。还有林地上的圣旨,还有暗中同样大气不敢出的影卫。

        他们也早腻了一背冷汗。

        以前只是晋王和辛姑娘独处,自家公子就要血洗金翅楼。如今皇帝憋了大招,直接来了赐婚,他们根本不敢想,结果会是什么。

        钟昧捶了捶发软的腿脚,脑海里就剩下了两个字:完了。同行的其他影卫也只剩下了两个字:惨了。

        影卫们不敢动。林中伫立的江离也没有动。

        良久,他似乎站得腿酸了,就寻了林中一块石头坐下来,微微低着头,墨发垂下来,看不清他是什么神情。

        良久,他动了动指尖,捡起地上的圣旨,沉默又认真地看着,松果掉下来,砸在他脑门,他也一动不动。

        一刻,两刻,三刻……

        半个时辰,一个时辰……

        林中的男子就那么坐着,看着圣旨,好似静止的石头,浪不起云不涌,风盈袖。

        暗中的影卫们快哭了。他们身为夜枭,在刀尖上滚了数十年,却从未有今日此刻,让他们觉得胆战心惊。

        钟昧深吸一口气,兀自发闷,他瞧瞧不知何时变暗的日光,一爿乌云已慢慢将天幕染成了乌黑。

        春末初夏,暴雨酝酿。

        “要下雨了。”钟昧轻道一句,再看眼林中依旧呆滞的江离,还是没勇气,上前劝一句主子避雨。

        没想话音刚落,豆大的雨滴就从天而降,松林间大雨滂沱,打得林叶哗啦哗啦,白蒙蒙的水气从山间腾起。

        嵯峨云压世界碎,夭矫龙卷江湖空。尘沙洗濯草木醒,沟浍澰灩舟舸通。

        初夏的雨来势汹汹,天地间眨眼水帘千里。倾泻的雨滴冲刷着关中平原,也砸在林中那男子身上。

        他呆坐着。毫无察觉的呆坐着。雨水湿了他墨发,浸了他素衫,脏了黄绫圣旨,他也在雨中一动不动。

        钟昧看了眼天色,终于急了:“这要是下下去,彼时一个惊雷,那就要命了。得叫公子避雨去。”

        最后一句话,令其他影卫忙不迭摇头:“不去不去!你不要命你去!我宁愿自己被雷劈死,也不去惹公子!”

        钟昧叫苦不迭,迟疑了几番,才壮了口胆子,飞身下树,靠近江离:“公……公子……下雨了,请避避罢……不然一个雷打下来,就危险了……”

        然而,话还没说完,钟昧就一个寒噤。

        原来江离蓦地抬起头,死死盯紧了他:“尔等影卫再多嘴,杀无赦。”

        简单的一句话,从被雨水淋湿的墨发后传来的,是雪亮如鬼兽般的瞳仁,放佛能穿透人的皮肉,直接盯到人肝胆去。

        钟昧感到雨水滚进他衣襟,冻得他牙齿咯咯响。

        旋即竟是礼也不行了,刷刷就躲回树上,任凭其他影卫再撺掇,也不敢多出一个字,只顾缩在旁打颤。

        再没人敢去劝江离。所有人都陪着他在雨天里,提心吊胆,心惊胆战。

        要小心头顶不长眼的夏日惊雷,更要下方人鬼俱骇的自家主子,整个松林都如冰窟窿,空气彻底压抑到极致。

        好在夏雨来得快,去得也快,不到半刻,暴雨就停了,乌云滚动了番,重现出朗朗晴空。

        一轮金日耀眼,初夏暑气复升,松林里弥漫着青草的芳香和鱼戏莲叶声,林中的男子依然独坐,一言不发。

        除去浑身都被浸透的素衫,一缕缕被水黏住的墨发,雨水冲刷下苍白的俊容,他好似哪儿都没动过。

        夏雨尽,日头炎。树上的影卫快被逼疯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