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8优德娱乐下载-> 都市言情-> 《画锦》-> 第二百二十八章
第二百二十八章 作者:凉风微醉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8-06-13
  •     “目的?帮你呀。

        “帮我?怎么帮,而且你弄错了,我没什么需要帮助的。”顾城有点蔑视。

        “我知道,一向都是你帮你表姐,给她许多帮助,在这里,我先替她谢谢你帮我照顾她,不过,现在既然她已经走了,我就来帮她完成接下来的事情。”

        “你放心,用不了很久的,不过两三个月,我也就走了。”绿苇微笑着说完,两眼真诚的

        而心里早已经骂开了,骂白露的过河拆桥,骂自己装弱,被那个有狐臭的男子带走,骂自己傻,一定要任凭这些事情发生。

        可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不然也真的是想不到其他更好的办法能够打入这一批人之中了。

        “你是何人?替我家姐姐跟我道谢?先不说这用不着,你似乎也没有资格。”

        “有没有资格这先不论,反正我会在你家住几天,你得带我熟悉这个地方和皇宫,卢蕊的人际关系你也得全部告诉我。”

        “以后,我就是你的第二个表姐。”绿苇并不为顾城说的话生气,只是莫名的有点不太开心。

        “呵,我的姐姐,是这世间独一无二的,你,永远都不可能会是我的表姐。”

        “你当我想当你的表姐?我一个人向来独来独往惯了,若不是我欠了纳兰。。纳兰容若妻子的人情,我定不会来找你,趟这浑水。”

        “你,到底是谁?和我家姐姐什么关系?”

        绿苇在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又开始做扶额状:“除了这个问题,你能不能问点新颖的?”

        “这问题我已经回答过了,你也明白,我不想再说第二遍,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我先走了,有事摇这玲就好。”

        这话一说完,她就消失不见了,而她刚刚躺着的树上,只剩一个铃铛还在摇晃,发出铃铃的声响,清脆悦耳。

        “姑娘?这个,刚刚是不是幻觉?”青黛有点不可置信,眼前的人倏忽间,就消失不见了,时间真的有如此轻功的人吗?

        还是,她原本就不是这世间的人?

        可是这想法更加荒唐,下一秒,她就立马否定了。

        顾城看了看树上的那串翡翠绿铃铛,那颜色,还有色泽,她都觉得似曾相识。

        青黛这时才注意到,立马一个旋转上升,从树枝上取下了它,交给了顾城。

        “有没有觉得这。。有点熟悉?”

        “应当没见过。”

        “罢了,这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你收起来吧,派人下去查一查这个女子,也给禾香递一个消息过去,让她找机会出来见一面”

        “哦,还有,你也去胭雨那边看看,福哥如何了?”

        青黛一一答应着,临走之前,却又问了一句:“曹公子那边,姑娘要去送个口信吗?你们已经几天没有联系了。”

        顾城刚要下意识拒绝,因为她知道他最近在忙着宫里发生的事,也在奉命查一些事情,这个时候,撇脱关系才是最好的选择。

        但,她确是有些想他了,只是看他几眼,说两句话,也是好的。

        “让他傍晚有空去,去玲珑坊吧,那里好说话。”

        “是!”青黛微笑着退了下去。

        紫禁城里,玄烨坐在乾清宫里,翻看着堆积成山的奏折,无非就是一些对这次即将主动出击对战吴军的一些看法,不若就是说宫中不能没有皇后,劝他立后。

        他揉了揉头,觉得僵的慌,这事,自从上一任皇后走后,就一直题在日程上,推举的人也非常有意思,正好让他在这些年中,把他们的正营和小算盘看得清清楚楚。

        “陛下,喜贵妃求见。”梁九宫的声音突然在门外响起来。

        “何事?”

        “说是来瞧瞧陛下。”

        “没空!不见!”

        “陛下,喜贵妃怀了身孕了。”

        “进!”

        “是。。。”

        梁九宫听到那有些无奈又愠怒的声音,有点后悔刚刚的冒失。

        现在原本就是多事之秋,他却还要摸老虎头,真的也是嫌命大,更何况,前两日,沈家的命案也是一个警告。

        他下了台阶,走到喜贵妃面前:“皇上宣贵妃进去。”

        “多谢梁总管。”

        “贵妃客气。”

        常喜奉上了一些点心汤羹,玄烨反应却淡淡的。

        “你怀着孕呢,就别操心这些事了,省的动了胎气。”

        “臣妾谢皇上关心,只是现在国事未安,臣妾担忧皇上,所以想来看看,还请皇上宽宥则个。”

        玄烨看她把东西都摆上了桌,又看她自然的坐在他对面,再看她轻轻粘起一块糕点,笑盈盈的看着他。

        “皇上?”

        他觉得有点荒唐,竟然认为眼前人跟卢蕊有点像。

        是了,她的穿着,跟蕊儿的风格有些像,比较淡雅简单,却又不*份,除开几支必备的金钗,多余的头饰,也都没有了。

        她这是故意的,还是以往的风格也是这样的?他有些记不清了。

        “东西放下了你就下去吧,我这里还有公务要处理,你自己回去好好歇着。”

        常喜没有想到自己今日这么快就会被赶出来,心头有些不甘,可是看皇帝那认真的样子,他也明白自己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等到乾清宫又只剩玄烨一人的时候,他颓然的抚了抚额头。

        那天纳兰明珠说,蕊儿没有死,不过是他和她商量好的,戏要做足,只有纳兰容若真的悲伤,她也“真的下葬”,这件事才算是成功了第一步。

        接下来,入宫是第二步,而阿蕊能成功在宫中露面,且活下来,才是最后一步。

        所以,现在的他,才会这么平静,至于像那两个接生姑婆的去处,还有清风的错误消息,他都不想深究了,他在听闻那个可怕消息的时候,他发现,他唯一在乎的就是她活着,那种心疼,他不想经历第二次。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