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8优德娱乐下载-> 都市言情-> 《明骑》-> 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 长夜
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 长夜 作者:隔壁小王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8-08-10
  •     马队离镇子越来越远,众人纷纷翻身上马,迎着朝阳,往神秘莫测的大河流域进发。Ω Δ

        本,尚谦信与其他人占了四成。这支小小的狩猎马队,竟还是股本制的,后来还制定了完善的章程。成立之初,这就是一家微型股份公司,凭借着精干的人手,精心的准备,发挥了冒险家胆大包天的精

        神。这一走可就越过大河,走到密西西比腹地去了。

        半个月后,密西西比。狩猎队为了追踪野兽,沿着大河一路北上,越走天气越冷。如今是三月初了,这一路往北走了半个月,河上的冰层越来越厚,积雪也越来越多,沿途土人的部落也越来越

        少。然而,狩猎队的收获却越来越多。这时节,熊瞎子还在冬眠,天寒地冻,猛兽不得不出来狩猎。半个月,狩猎队赚的盆满钵满,猎到的皮子驮满了马背。后来猎物实在太多了,索性找了几个隐秘的地点,

        将猎到的珍贵毛皮埋藏了起来。这样丰厚的收获,人人都象打了鸡血,一路北上,却也有人心生畏惧了。

        又是一个寒冷的傍晚,山谷。狩猎队在山谷中寻到了一处山洞,便停下来休整,山洞里生起了火,半个月的长途跋涉,所有人都累坏了,饱餐一顿,便守着火堆呼呼大睡。呼噜声此起彼伏,尚谦信眯

        了一会,便背起他的重弩,走到洞口。凛冽的寒冷一吹,顿时全身上下凉透了。

        “哈!”尚谦信紧了紧身上的熊皮,看着外面阴沉的天空,一瞬间心中生出了畏惧。再瞧瞧不远处堆积如山的皮子,心中却又灼热起来。向北,向北,这个年头一旦升腾了起来,

        便不可遏制,北边有更多的猎物,更丰厚的回报。

        “谦信!”

        正沉吟间,身后传来女子柔弱的轻叫,尚谦信心中一喜,忙回头招呼一声。

        “雪莲,你怎的出来了,外面冷。”

        目不转睛,瞧着一个苗条清秀的少女,走了过来,身上裹着一张豹皮,穿着小蛮靴,走起来娇俏可爱又很机灵。

        张雪莲俏生生的走了过来,埋怨道:“我睡不着。”尚谦信心思电转,心中便恍然了,洞里呼噜声太大,三十几个男人挤在一处,味道又十分难闻,她一个女孩子家自然是呆不住的。赶忙走出去,从堆积的兽皮里,取了几

        张干净的,就在洞口搭起简陋的门帘,挡一挡风寒。呼,火折子一闪着了起来,不久,火焰便烧的柴枝猎猎作响。

        “哦!”少女舒适的坐在一张熊皮上,发出一声舒适的轻叫,抱着膝盖,很快打起盹来。尚谦信趁机偷偷看着他,心中甜蜜,面前少女小鼻子,小嘴,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身段

        苗条,在他眼中无一处不美。只是这样瞧着她,便三天三夜也不会厌倦。

        “我去巡夜。”尚谦信起身,拍了拍背后的重弩,便走进了寒风刺骨的夜色,外头有三个值夜的土人,他却信不过。这些土人太懒散了,又不长脑子,这些雇来的土人当苦力,搬东西还

        成,巡夜值守便不太靠谱了。咔,不远处传来一声轻响,让他警觉的停下脚步,竖起耳朵,慢慢蹲在积雪中,轻轻取下了背后的重弩。重弩上弦需要用到脚力,如此一番折腾,便以一个极别扭的姿势

        ,仰躺在厚厚的积雪中,只将鼻子露在外面。虽说这个仰躺的姿势很不雅观,就好像一只四脚朝天的蛤蟆。然而,这却是最有效的战斗姿态,将重弩架在脚上,死死瞄着响声发出的方向。咯吱,不久,雪地上响起清晰的脚步声,顿时将尚谦信吓出一身的冷。来敌都摸到洞口来了,值夜的土人,竟未曾发出一声警告,不是死了,就是睡着了。沙沙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他心中发急,生死关头想起来了,张雪莲还在洞口呢,倘若被贼人摸了过去,

        她万无幸理。

        心中发急,他一咬牙,瞄住了一个高大的黑影,扣了扳机。

        嗖,重箭破空,近在咫尺的一根破甲重箭,深深的没入那黑影面门,将尸体带的凌空飞了出去。

        “啊!”

        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尚谦信抛下重弩,拔出马刀,从积雪中飞身而起,与来敌杀成了一团。

        “雪莲,叫人!”刀光一闪,又一个黑影倒了下去,来犯之敌不料雪中竟还埋伏着暗哨,猝不及防便被杀了两人,一阵慌乱咒骂声响起。叽里咕噜,听不懂的番邦语言,和惨叫声交杂在一

        起,洞口前尚谦信以一敌众,却杀的兴起了。他出身琉球王室,刀法自幼得名家传授,自然是很不凡的。

        这年月,精装的汉子遍地都是,练武奇才到处都有,然而寻常百姓,自然是不会有名家传授刀法的。

        “喝!”尚谦信记挂着洞口处的佳人,逼急了施展起浑身解数,一声爆喝,刀随意走,双手握着一把锋利无匹的百锻马刀,竟当者披靡。四周围,十余人围拢过来,尚谦信逼急了

        ,仗着身上裹着一张熊皮,竟双手握刀弃后背不顾,滴溜溜一转,一猫腰便冲入敌群。

        “断!”逼急了竟连母语也冒了出来,一条精壮的身影如灵猫一般,辗转腾挪,左一刀,右一刀,每一刀又沉重,又犀利刁钻。噗,刀光闪,当面之敌惊恐的捂着脖子,踉跄后退

        ,黑血漫天飞舞着。背后一阵刺痛,受了伤,琉球王子越发暴躁了起来,就地一个灵巧的翻滚,便又是一声爆喝。

        “斩!”

        噗,一个躲闪不及的对手,身子一歪嚎叫着向一侧栽倒,竟被斩断了一条腿。

        “杀!”这一耽搁,洞内大批同伴抄着兵器,冲了出来,顿时将来犯之敌一个个劈死,捅死,战斗在极短的时间内结束了,却又极惨烈。血腥味在洞外弥漫开来,尚谦信双手握刀,猫着腰从雪中慢慢起身,火把突然亮了起来,将全身浴血的他,照的纤毫毕现,此时的尚谦信便如同一个血人。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