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9章 指点 作者:云芨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8-11-08
  •     “小叔,我要那盏白兔灯!”珠儿拉着纪小五的袖子喊。Ω Δ

        纪小五半死不活:“你不是有了吗?”

        珠儿道:“可是那盏灯更好看啊!小叔,你是不是猜不出来?”

        纪小五生气:“不要对我用激将法!”

        “哦。”珠儿扁着嘴,“早知道我死皮赖脸跟着姑姑,她一定猜得出来。就算猜不出来,姑父也会帮我买下来!”

        “跟你说不要用激将法!小孩子心眼这么多。”纪小五斥完,转头喊道,“老板,那盏灯怎么猜?”

        老板笑眯眯地跑过来:“公子,这盏灯要猜中三题,您看这儿!”

        纪小五绞尽脑汁猜着灯谜,忽听耳边传来细细弱弱的箫声。

        他怔了一下,突然抱起珠儿,往纪凌夫妇休息的小茶馆跑去。

        “小叔,你猜不出来也不能这样耍赖啊!”珠儿喊道。

        纪小五理都没理她,一口气跑进茶馆,把珠儿放下来。

        “大哥!”

        纪凌奇怪地看着他们:“怎么了?跑这么急?”

        纪小五把珠儿推给他:“还给你!表妹可能有事,我去看看!”

        “哎,什么意思?”

        纪小五已经火急火燎地跑了,出茶馆时扭头说了一句:“你们早点回去!”

        ……

        小白蛇出马,蛊虫一扫而空。

        它满意舔了舔,刚想邀功,忽然扭着身子滚了起来。

        “大人!”小白蛇大惊失色,“我、我的肚子……”

        它吃得鼓鼓的肚子鼓动不止,仿佛那些蛊虫还活着。

        明微眉头一拧:“回来!”

        小白蛇忍着肚子疼,飞窜回来。

        明微迅速划开手指,喂给它精血。

        “好好休息,把它们消化了再说。”

        “是。”小白蛇缩了回去。

        漆黑的大殿里,温秀仪的笑声越发得意:“你以为,输过一次,我还会什么准备也没有吗?你的灵不怕毒,那我就撑死它!这些蛊虫,每一只都喂了秘药,给它好好补一补,就是太补了,小心爆体哦!”

        明微笑了笑:“你倒是挺聪明,这法子都想得出来。”

        “与明七小姐相比,一般般了。”

        “确实一般般。”杨殊讽刺,“没了蛊虫,你觉得我们会怕你?”

        “哼!”温秀仪冷冷道,“试试不就知道了。”

        话音才落,便有劲风袭来,利器破空的声音,在耳边响动,而且不止一处。

        是箭阵!

        杨殊脱下外袍,用力甩动,将箭支全部打落。

        “我看你们能挡几次!”

        温秀仪说罢,箭阵再一次发动。

        杨殊全神贯注,将明微推到身后。打落第二拨箭阵,弄清楚它们的来处,便急掠而去,一掌击出。

        “咔嚓!”不知道什么东西被他的掌风击碎了。

        温秀仪的笑声却在另一边响起:“想抓我?恐怕越王殿下没这个本事。”

        却听明微低笑一声:“你很得意?”

        温秀仪道:“明七小姐不服?那就来帮越王殿下出头啊!”

        “别急。”明微道,“很快就有东西陪你玩了。”

        她的语气,让温秀仪有点发毛。但是转念一想,她又自信满满。

        上次是情报缺失,不知道明微懂得蛊术,才会被她反制。这次自己准备得这么充分,怎么可能失败?

        可是,她很快发现殿里多了很多人。

        ——不对,不是人!

        明微幽幽的声音响起:“你们巫门传承真是断绝得厉害,最根本的沟通阴阳之能,居然只剩这么些。这个陷阱,说到底就是利用阴阳之气的流转,迷惑我们的五感,使我们判断失灵。呵……”

        她笑了起来:“何为巫,天地鬼神的沟通者。降神、傩舞、卜筮,才是根本,虫蛊之术,只是旁道!可前面三者,你会哪个?”

        她语气平缓,然而听起来,就是有一种权威的感觉,仿佛她说的才是对的。

        温秀仪很不舒服,她是巫门这一代的传人,天资出众,从来只有她教训别人的份,现在却让一个年纪和自己差不多的姑娘教训了。

        “说得这么真,难道你会?”她讽刺道,“玄门皆知,上古巫术,已经断绝千余年,今人从何一窥真貌?我巫门留下这点传承,已是不易,何用你来指指点点。”

        明微笑了:“我还真要指点指点你。”

        温秀仪一惊,忽然感到周围阴阳之气疯狂地转动起来,之前明微放出来的东西,向她涌去。

        “阴阳之间,神鬼出行!”

        ……

        “施主,请留步!”

        苏图听得声音,毫不犹豫拔出腰间短刃,向对方刺去。

        这和尚没想到他一句话不说就动手,仓促之下,只得僧袍一卷,飞快退离。

        这时候,箫声停了。

        苏图更加急迫。

        如果那女人真的和人交手,现在就是最好的偷袭时机。

        “施主,你这是干什么?”和尚喝道。

        话音未落,苏图一刀斩去。

        他实在太凶悍,和尚完全没有伪装的余地,只得大喝一声:“拦住他!”

        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许多和尚,向苏图冲去。

        苏图却毫无惧色,拿出哨子吹响。

        反正今天他要离开云京,惹了事也无妨,若是能借着这个机会弄死那个女人,那就大赚了!

        另一边,纪小五围着院墙转来转去。

        “在哪呢?在哪呢?”

        等箫声一停,他就更急了。

        “这是打完了,还是打死了?”纪小五擦了擦额头的汗,“不管了,进去再说!”

        他翻墙进去,周围一个人也没有。

        也是,前头在举行灯谜会,后院哪有人呢?

        纪小五一边念念有辞,一边懵头懵脑地乱找。

        连着跑过好几个院子,都没见着人。

        “奇了怪了,人呢?就算外头忙着,也不至于一个也找不到吧?”

        “傻子!”一个女声突然响起,“亏你还是玄都观的高徒,没发现自己困进阵法里了吗?”

        纪小五汗毛直竖,扭头四顾:“谁?何方妖怪!”

        “你才妖怪呢!”对方喝斥,“明姑娘那么聪明的人,怎么有你这么傻的表哥?”

        纪小五顺着声音看过去,“喝”一声跳起来。

        就见那边院墙上,挂着一具和尚尸体,旁边站着个貌美如花却叉着腰做茶壶状的姑娘。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